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能买到kkk3药 > 儿子服用止咳露上瘾 父母将其迷晕送到医院戒瘾

儿子服用止咳露上瘾 父母将其迷晕送到医院戒瘾


/ 2020-08-13

  为了让喝“止咳露”成瘾的的儿子戒瘾,父母两次下迷晕儿子,千方百计用专车将儿子从深圳送到广州的医院接受戒瘾治疗。

  12月9日深夜,广东总队医院心理成瘾科主任何日辉接收到了一个奇怪的病人,他是被父母和朋友合伙下了,陷入昏睡状态后,用专车从深圳运来的。何日辉介绍,22岁的小刘当天深夜被父母用专车送进医院时还迷迷糊糊,已经出现面部稍肿,四肢乏力,且精神有些恍惚。

  他妈妈说:”孩子在去年10月交了一个女朋友,脸上有一个胎记在额头,他爸爸觉得不吉利,是?夫相,怕影响儿子就强烈反对,儿子与女朋友断绝交往之后,我们就让他在家乡镇上的士多店帮助打理生意,也就是这个时候儿子开始喝上了止咳露。”

  刘妈妈流着眼泪告诉记者,听说广州有治疗的医院后,立即想把儿子送来,可每一次儿子都强烈,“二十多岁的人,打不行,骂不行,我们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?”刘妈妈无奈地说。

  为了顺利把儿子带到广州的医院,半个月前,小刘的父母第一次在儿子的饭菜中下。“第一次只放了一粒,他睡着了,我们正准备将他抬上车,他就醒了,当时已经与医院约好,可是儿子醒来,就跟我们吵,不肯到医院去。而且从这次之后,他就非常小心,无论如何就是不去医院。”

  为了不让他再这样消沉下去,刘妈妈请来儿子的朋友帮忙,开始第二次下药,“我们给儿子的朋友钱,让他请儿子出去吃饭,在饭菜里面再下,并加重了药量,下了两颗,终于‘药倒’了儿子,马上把他抬上车,连夜送来广州。”

  下药迷儿子,不怕药性伤害儿子吗?刘妈妈说,事先问过了医生,“医生说,超过4粒才会对不好。”

  说起为什么不愿意到医院来治疗,小刘非常难过地说:“我担心他们把我当吸白粉的一样对待,因为我们当地的医生就是这样。”原来,今年7月阿成曾到当地一家医院治疗,对方连正眼看都不看对阿成说:“青年人不学好,是吸毒了吧,到戒毒所去,我们这儿治不了。”

  来广州医院之后,小刘才发现原来自己想象的都是错误的,这里的工作人员对自己非常好,也非常理解自己,还有成瘾康复的志愿者帮助,每天像军人一样执行一日生活制度,从早操到就餐,每天都很充实。

  何日辉主任说,患者刚到医院时非常激动,我们的一名止咳药水成瘾已经康复的志愿者与其沟通近一个小时后,通过自身的切身体验引导小刘,患者才愿意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,患者由被动求医变为自愿接受治疗,志愿者起到了关键作用。随后,他们为患者做了检查,吗啡尿液检测呈阳性,肝功能也明显受损。“这是由于患者长期大量滥用止咳药水后引发的药物损伤性肝炎,患者上瘾较深,目前正进行护肝治疗和心理治疗,使小刘身体恢复正常情况后,再进行全麻下快速脱瘾治疗,一段时间后,估计患者很快恢复正常。”

  据了解,何主任已经先后治愈和治疗青少年处方药成瘾、网络成瘾、成瘾、成瘾、酒精成瘾、购物成瘾、恋物成瘾等成瘾性心理疾病专业治疗100多人次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